周公解梦大全后台-模板-公共模板变量-头部模板-自定义右侧文字

首页 > 风水 / 正文

讲述_我和性感妻姐的曖昧情感故事

coolhzh 2017-05-20 06:01:21 风水 0 评论

讲述_我和性感妻姐的曖昧情感故事

妻姐长的很漂亮,和妻子的气质有很大的区别,特别是眼神,有一点点巩俐眼睛中的忧虑感,这是我最喜欢的,每次来家里,都喜欢看她的眼神,逗她笑,逗她开心。

有一次,妻姐和家里人吵架,半夜来到家里,哭的凄凄惨惨,那时候妻已有身孕,不方便招呼,安慰的重任自然落到我的肩上,先是偷偷给妻姐家里打过去电话,让他们不用担心,然后就慢慢的安慰妻姐,说一些不疼不痒的话,主要还是在听妻姐的哭诉,后来怕影响妻子休息,就提议到另一个房间,起身的时候,可能她时间久,腿麻木啦,差一点跌倒,很自然的就扶著妻姐往另一个房间走去,当时妻子还在看著。

不知道是麻木的厉害还是哭的没有了力气,妻姐几乎像软面条一样,要用力才能扶她走路,抱的也就很紧啦,不过当时可没有一点杂念。到房间后,把妻姐扶坐到床边,就低下头给她脱鞋子。

“我自己来。”妻姐好像脸红了一下。

“没关系,我给你脱吧。”说著就顺手抬起她的腿,当时她穿的是一双很漂亮的红色细高跟皮鞋,没有穿袜子,拇指趾沟很明显,感觉真的非常性感。

脱掉鞋子,顺势抱起腿放到床上,“躺下吧。会舒服点,不然腿又麻了。”

妻姐很久没有说话,只是闭著眼睛,在轻声抽泣。

我也不知道该说啥,突然想到什么一样,就轻轻的按摩起她的腿,从膝盖开始,揉捏著到脚。来回几躺,妻姐一直没有吭声,只是抽泣慢慢停止了。

其实,从给她脱鞋看到那么性感的趾沟开始,我就觉得自己升起了一股不该有的欲望。

当第四次捏到脚的时候,就没有再动位置,只是在脚上,轻轻地婆娑著,每一个脚趾以及每一处脚趾缝。当时,感觉很享受,也有一点很微妙的刺激,因為看起来妻姐的脸红的厉害,却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。

妻姐当时穿的是丝质的低胸吊带裙,以前在她家的时候见过,像是当睡衣穿的。身材衬托的很韵致,因為平躺著,能看见一点点的乳沟。妻姐的咪咪比较丰满,以前,曾在心中偷偷的比较,感觉比之妻的要盈腴许多。

其实,整个过程就短短的十几分鐘,由於坐在床边,紧挨著妻姐,她身体的微微颤抖感觉就很明显,刚开始是因為抽泣,但抽泣停止后,那种颤抖却还在继续,开始没有註意,在专心捏脚的时候感觉还在,极像妻动情时候的那种身体抖动。

“来给我倒杯水。”就在我想,是不是捏脚让妻姐动情啦,妻姐动情的时候是不是和妻一样的时候,妻的声音却传来啦。

“好。”我回应一声,正想给妻姐说,却猛然觉得,本来还在手中的一只脚急速的抽出去啦。

“你赶紧去。”妻姐的眼睛只睁了一下,就迅速闭上,并且用手推了我一下。

“那你先睡一会,我一会再来。”

“不用,我要睡了。”妻姐的声音好像很著急的样子,而且很急促,还透漏出一点不耐烦的意味。

“好,那你早些睡吧,不要想太多。”

妻姐的话好像不正常,一般妻姐对我可是都很客气的。心里纳闷,但还是起身,準备给妻倒水去。

倒完水,躺下,妻问我怎么安慰妻姐的,我说其实也没有安慰,只是听她在倾诉啦。

姐看起来很风光,家里要钱有钱,要势有势,可她婆婆太厉害,姐夫又有点怕他妈,还住在一起,磕磕碰碰的,姐心理并不快乐,每次说起来,都委屈的要哭。

哦,看著姐夫对姐不是挺好的吗,只要她俩好,不和她婆婆多交际就行了,况且姐早上一早就去上班,到晚上才回来。

“姐对姐夫也不满意。”

“不会吧,难道是姐夫不能满足姐吗,嘻嘻。”我开玩笑应付妻的话。

“不是主要的,主要是姐夫天天喝酒,而且一喝就醉。”

不知怎么,听完妻的这句话,我一下就激灵的起来:“喝酒又不是大毛病,是不是主要是姐夫不能满足姐,她给你说过?”

“你是不是想啥歪点子啦,一听说姐不满足就来劲。”

分页:12 3
 1/5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

Tags:妻姐  妻姐无修  妻姐的肥b 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栏目/内容页底部